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客户交流
网站首页 体育媒体 体育赛事项目 队伍及运动员 招商发布 金牌专题推荐 全景项目快讯 赞助动态 VIP客户区

【奥运项目】 足球 | 篮球 | 排球 | 网球 | 体操 | 射击 | 击剑 | 手球 | 举重 | 柔道 | 拳击 | 摔跤 | 马术 | 田径 | 游泳 | 赛艇 | 帆船 | 冰球 | 滑冰 | 滑雪 | 自行车 | 乒乓球 | 羽毛球 | 曲棍球 | 跆拳道 | 皮划艇 | 高尔夫 | 蹦床 | 铁人三项 | 现代五项 | 艺术体操 | 垒球 | 棒球 | 沙滩排球 | 花样游泳 | 射箭 | 水球 | 跳水 | 马拉松 |
【非奥运项目】 | 汽车 | 武术 | 中国象棋 | 围棋 | 桥牌 | 轮滑 | 门球 | 信鸽 | 龙狮 | 台球 | 龙舟 | 登山 | 拔河 | 飞镖 | 毽球 | 掷球 | 健美 | 滑水 | 潜水 | 风筝 | 壁球 | 钓鱼 | 保龄球 | 健美操 | 摩托艇 | 国际象棋 | 摩托 | 体育舞蹈 | 极限运动 | 软式网球 | 电子竞技 | 幼儿体操 | 业余拳击 | 卡波埃拉 | 美式橄榄球 | 逆水划船赛 | 攀岩 | 泰拳 | 健美 | 技巧 | 高山自行车 | 定向 | 冲浪 | 冰上曲棍球 | | 综合 | 板球 | 马球 | 其他 | 攀冰
【冬季奥运项目】 | 花样滑冰 | 滑板滑雪 | 雪车 | 自由式滑雪 | 北欧两项 | 滑雪 | 滑冰 | 速度滑雪 | 速度滑冰 | 跳台滑雪 | 高山滑雪 | 冬季两项 | 雪橇 | 越野滑雪 | 短道速滑 | 冰橇 | 冰壶
...更多>>
 当前位置:全景体育网 >>体育媒体

亚洲杯转播大战 新媒体紧逼CCTV-5

 

亚洲杯,大战,转播,CCTV5

  国足没有创造奇迹,以0:2输给了实力明显高于自己的澳大利亚。

  但在距离北京八千多公里外的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刘建宏和他的乐视体育转播团队正享受着一趟“美妙之旅”。这位力挺中国足球的解说员,去年世界杯之后,宣布离开他工作了18年的央视,加盟乐视体育公司。

  第 一次在新媒体平台转播足球大赛,刘建宏格外兴奋。“和央视的转播平台相比,新媒体平台更加开放,与受众有更多互动,对我来说很新鲜。”1月17日下午,通 过“越洋”微信,刘建宏接受了懒熊体育的采访。这位乐视体育的首席内容官,原本可以坐在导播间里指挥,但却亲自上阵,报道中国队的台前幕后。

  相比去年世界杯,由于本次亚洲杯的转播版权被放开,国内的多家新媒体拿到了直播权限,在体育赛事越来越成为稀缺资源的时候,包括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垂直媒体乐视和PPTV,均调兵遣将,派出史上最为庞大的转播团队,在自己的媒体平台上,争相报道国足赛事。

  他们的用意也很明显,搭配最好的解说资源,试图与央视掰一掰手腕。

  在另外一面,刘建宏的老东家央视体育频道,也在加紧对转播报道的投入。“我们这次前方的报道团队有50人,是世界杯的报道规模。”央视体育频道 总监江和平告诉懒熊体育,和过去相比,目前体育赛事转播市场已经进入多方共存,一方为主的格局,“央视的平台仍旧是不可撼动。”

  但新媒体崛起,用户收视习惯发生改变的时代,随之广告也在分流,央视似乎也感到了竞争带来的压力。就在去年,拿到世界杯大陆地区独家版权的央视,还曾经做出不对新媒体分销的决定,被视为是保护旧有阵地的举动。

  尽管央视目前还手握世界杯、奥运会等顶级赛事的独家版权,但随着像亚洲杯、NBA、英超和国内体育赛事转播权的开放,代表新兴势力的新媒体平台正在加速汇集资源,原本央视一家独大的局面正面临改变。

  球场上激战正酣,球场之外,一场围绕体育赛事的转播大战也正在打响。

  已经从母公司乐视独立出来的乐视体育,这是他们本次亚洲杯的报道团队。

  围剿央视,“亚洲杯成了世界杯”

  1月16日下午,在东四环朝阳公园桥西南角的乐视体育公司新办公室里,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坐在办公桌前正在接听电话。“抱歉啊,能接受采访的时间可能只有半小时。”他对懒熊体育说。由于正值亚洲杯转播时间,雷振剑的工作异常繁忙。

  乐视体育公司,这个2012年成立,2014年年初才从母公司乐视剥离出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正经历着野蛮生长的态势。他们希望能构建一条垂直于体育领域,覆盖上有赛事直播,下与用户打通的全产业链互联网体育公司。

  “这次亚洲杯,是乐视体育公司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直播重大体育赛事,我们投入了全部精力,希望把转播工作做好,赢得用户的口碑。”雷振剑介绍,本 次乐视体育派往澳大利亚转播亚洲杯的团队共计12人,前方内容转播由首席内容官刘建宏负责,后方的演播厅内还邀请了像前国家队教练吴金贵这样的嘉宾作为评 论员。

  和乐视体育相比,多家国内的顶级的新媒体也纷纷投入重金,全面打造亚洲杯的直播平台。据南都体育记者在澳洲前方的一份统计,本次参与亚洲杯转播 中,新浪派出了近20人的团队、乐视为15人、搜狐和腾讯各为11人;其余的平台,如PPTV、网易凤凰也都派出了10人以内的团队。

  亚洲杯的报道规格俨然成了世界杯。

  而在解说嘉宾资源的争夺上,各家媒体的抢夺更是呈现出“白热”的状态。其中,新浪邀请到了黄健翔和郝海东的加盟,乐视体育则派出了刘建宏、前国脚李明、董路和李欣的阵容;腾讯方面请到了前国家队主教练朱广沪,而搜狐则是邀来了《足球报》记者赵震。

  相比央视,贺炜、徐阳、范志毅的组合,单从解说阵容上说,新媒体已然不输央视,甚至更具吸引力,大有“围剿”央视之意。

  在腾讯体育频道总监许绍连看来,出现赛事转播多方“军备竞争”的局面,直接原因是亚洲杯的版权在大陆地区被放开。

  “过去的版权市场,像2012年奥运会、去年世界杯都是央视独家权限,新媒体可能只有播放权。”许绍连对懒熊体育说,这一次亚洲杯的版权,大陆地区有两家公司从亚足联拿到经销的权限,并将其扁平化分销。

  分销路径有三块,第一电视部分卖给了央视、二是门户,包括新浪和搜狐、垂直媒体是乐视体育和PPTV。“腾讯在这次的转播竞赛中,并没有拿到直 播的版权,所以我们提早做了自制节目的打算:比如国家队下午茶,邀请名流来谈谈赛事的情况;还有,比赛的时候我们在直播间,有苏东、朱广沪等在演播间解说 比赛。”许绍连说。

  一个市场里,原本几乎没有竞争的格局突然被打破了,这对“老大”央视来说,压力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甚至对中国队的训练都进行直播,这是世界杯都不曾有过的局面。”央视体育频道总监江和平表示。

  对于大家都在强烈关注本次亚洲杯的原因,江和平认为一个是这是中国队自己参加的足球比赛,再有也是新媒体平台进入后竞争所致。“过去是别人没有,现在在直播内容大家都有的情况下,央视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强。”江和平对懒熊体育说。

  在《体坛周报》发起的一份网友调查中,谁是亚洲杯最受欢迎的解说投票中,新浪转播平台的“郝黄配”得到了最高的票数,甚至超过央视。

  对此,江和平表示,调查也会有偏颇,因为央视的受众更多是年纪稍大一点,而年轻观众更集中于网络平台。

  “尽管还没有单一的平台可以抗衡央视,但在影响力方面,视频网站、门户与央视几乎是旗鼓相当的格局。”对于正在进行的体育赛事转播大战,许绍连表示。

  尽管央视受到了很多挑战,但央视的老大地位还是很难撼动。这是央视本次亚洲杯的报道团队。
 

 

“挑战者”崛起,群雄争霸

  对于体育赛事版权在大陆被逐步开放的原因,乐视体育CEO雷振剑认为有几点原因。根本性的问题是,网络转播和带宽技术的大幅提升以及用户观赛习惯的“迁徙”。

  “像乐视体育这一次的转播画面可以做到1080P(清晰度)的规格,已经达到CCTV5+电视频道的水平。”雷振剑介绍,乐视体育转播团队的前方有刘建宏与李明、后方有董路与李欣、再有专门的粤语解说,“我们要做的是适应不同的人群,做到最好的用户体验。”

  他表示,网络赛事转播技术提升,观赛体验在于电视趋近,加上互联网本身的受众群体的增加,体育赛事用户也在从电视端向新媒体多终端转移。“举个 例子,这次亚洲杯的转播是在中国时间的下午进行,很多人可能在上学和上班,这个时候通过PC、手机、iPad等新媒体平台观赛,就比坐在电视前看球要来得 方便。”

  他列举了一个数据,去年世界杯,乐视在PC端口收看内容的用户为50%,移动端仅30%,其余的还有乐视超级电视的用户。但到了这次亚洲杯,移动端已经达到40%以上,PC端下降到30%左右,乐视超级电视的用户也增加到20%以上。

  而作为一个横跨央视与新媒体平台的解说员,刘建宏更能感受到两种转播方式的变化和竞争。他表示,央视平台更加传统,新媒体平台更加开放,“比如我们这次在直播中加入弹幕功能,就能让解说员与受众更好的互动,更容易把握赛场和受众的走势。”

  另外,新媒体平台上的转播,创新性和趣味性可以更多。“我们其实在中国队出征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国足备战,赛前赛后的发布会,都进行了直播,这在以前新媒体平台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刘建宏还透露了一个细节,他和郝海东、李明等前国脚与澳大利亚当地华人一起踢比赛,乐视体育也进行了直播,“很多观众很新奇,效果也是不错。”

  他总结,相比电视,新媒体的优势也很简单,就是便捷性、随意性、互动性和多选择性。“乐视同时在PC、手机、以及乐视超级电视上都进行同步的体育赛事直播,既然用户观赛方式越来越多屏化,社交化,作为新媒体平台就应该满足这种传播方式的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用户习惯和数量的变化,国际体育赛事的举办方也逐步注意到新媒体的播出平台。

  国内的视频网站大多起步于10年前。最早的时候,因为体育赛事本身价格昂贵,转播技术的落后,这些平台难以获得像英超、NBA以及国际足联等的肯定。

  一个例子是,2006年世界杯,国际足联对刚崛起的视频网站和门户仅开放了4分钟集锦的权利。但网络技术的开速发展和用户的集聚,还是引起了赛事方的注意,到了2010年南非世界杯,国际足联已经将视频直播权对全球开放。

  对中国大陆地区来说,央视目前还是把持着奥运会、世界杯等大型赛事的独家版权。2012年的奥运会和2014年的世界杯,新媒体平台也只是从央视手里购买到了重播权。

  “但视频网站和门户在体育直播的影响力以及制作能力提升后,像国际足联与国际奥组委务必会重视这块权益,毕竟实现利益最大化才是其最终目的。”雷振剑表示。

  实际上,体育赛事国际版权方的溢价诉求与大陆地区的相对禁锢的体制已经发生了碰撞。

  去年8月,英超亚太地区的总经销商新英体育将新赛季英超版权大幅提价,这引发了此前一直转播英超的多家电视台、甚至4大门户的退出;最终,为了抢占更多用户端口,垂直类体育媒体乐视体育和PPTV以1100万美元的“高价”拿下英超全赛季的直播权。

  “英超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这个市场出现了竞争。”许绍连则表示,目前像亚洲杯、中超、CBA、NBA等赛事,新媒体方都可以通过竞争拿到播出的 版权。“互联网本身的特性就是多选择性的属性,没有一个单一的平台可以垄断一个行业,所以随着新媒体技术和平台的崛起,可以预见赛事转播这个行业的竞争会 进一步加剧。”

  国足的表现很令人意外,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期,这也是收视率高的很大原因。
 

  蛋糕如何划分?

  作为被“挑战”一方的央视,也早早地开启了“回击”的动作。

  “央视在2006年开始网络直播,在去年世界杯时候开启了手机直播,我们未来就是要做拥抱全媒体。”江和平对懒熊体育说,央视现在已经在全面开放。

  具体到这一次的亚洲杯,央视打造了以网络平台话题为核心导向的电视节目《掌握亚洲杯》,“节目主持是刘语熙,年轻观众很喜欢,话题都是来自微博微信,我们的思路是从互联网导向电视,要适应现在观众的需求。”

  不仅是世界杯,在平时的节目编排以及产品开发上,央视都在进行尝试。最明显的是每周四晚上播出的《NBA最前线》,它的形式更为轻松。此外,为 了吸引更多年轻观众参与节目互动,央视推出了“CCTV微视”App。在去年世界杯期间,微视App里“TV圈”版块的互动直播室会邀请一些嘉宾畅谈比 赛,突出与年轻观众的互动功能。

  “互联网已经是一种基础设施了,就像通讯运营商一样,电视也要利用好这一基础。”面对外来的竞争,江和平说,“归根到底还是要把内容和服务体验做好,你的内容能否满足受众的需求。”

  而从收视率和商业收益来看,尽管新媒体转播平台风生水起,但央视还是这个市场的绝对龙头。

  “截至到1月17日为止,通过电视收看亚洲杯的人次已经到1.7亿人。”说起收视率,江和平的话音略显自豪。“一方面比赛时差好,中国队成绩也好,去年世界杯总体收看量也就在6亿人次。”

  “这次亚洲杯,每家购买的版权价格不太一样,乐视大概用了几百万元。”雷振剑表示,但从整个市场的商业广告投放来说,央视还是占据了70%到80%。“广告的转移相对用户要滞后些,但随着用户的不断分流,未来广告商向互联网版权方分流是大的趋势。”。

  “用户转移,就意味着广告商会动。”许绍连介绍,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腾讯因体育节目的商业收入已经接近2亿元,到了去年世界杯,这块收入达到3亿元,“应该说增幅是明显的。”

  对于未来的行业发展趋势,许绍连认为,奥运、世界杯等举行体育赛事还是会掌握在央视手里,因为短期内还难有单一的平台去承接央视的角色,“央视从技术、受众、资源上仍旧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但市场在不断开放,竞争已经开始,体育赛事转播的行业整体也会水涨船高。”

  而雷振剑表示,电视台大可不必将视频网站视作假想敌。在他看来,乐视体育进军体育赛事转播,并不是要与央视体育频道一争高下,而是共同推动中国体育产业向前发展。

  “我们希望改变这种现状,我们团队的使命就是催生和改变中国体育产业,我觉得我们是有机会的。”雷振剑说。

  但一个事实是,央视一家独大的格局短期难以撼动,但群雄并起的势头已经不可逆转。

  在赛事覆盖及影响力方面,视频网站与门户直逼央视体育频道,而依靠资本的疯狂进入,这种竞争越来越激烈。或许未来几年,央视独享体育赛事转播红利会行将结束。

 

 
电视体育
平面媒体
网络媒体
新媒体

媒体名称:全景体育网
在线QQ:139266658

联系电话:010-89505818
办公地址:北京通州万达广场A座10层
邮  编:1011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体育网址大全 | 官方体育机构网站
  
© 2013-2015  全景体育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81640号